香草味八喜

我喜欢的人多了去了
你算老大

追光者

撕夏:

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吧


但依然还是觉得啊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


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


王俊凯已经很久没有喝过奶茶了,最近一次是在拍戏的时候,坐在天台灌西北风,导演围了两条围巾,他们却只披一件棒球外套冻得牙齿上下打格,云朵看起来很沉,像随时会松松软软地坍塌下来,王源坐在那朵云正下方,靠在栏杆边上,明明也很冷,表面还是装出一副休闲的模样,王俊凯时不时抬眼望他一下,最后趁着导演过来讲戏的时候蹭过去,“班小松,你装什么啊?”


“谁装,你才装。”王源并没有完全沉浸在戏里不可自拔,他双手插在兜里,快速地瞟了一眼王俊凯,酷酷地走开了。


“我不教你打棒球了啊!”


“自学成材。”


旁边在给易烊千玺讲戏的导演迷惑地抬起头,“有这段吗?”


随从的导演助理迟疑了一下,“临场发挥也不错。”


“但这个不符合剧本人设啊。”导演摆摆手,“不符合。”


 


所以那个朝气蓬勃的班小松完全只是人设吗?


王俊凯没有追上去了,他也下意识把双手放进了裤兜里,企图汲取一星半点的暖意,那如果演了很多很多个人,代入感又非常强的话,会不会很容易得精神分裂?


但想想自己前路的那么多前辈,这些想法就像最拙劣的笑话,连回味一遍的价值都没有。


王源已经被史强套上了大大的羽绒外套,此刻仿佛一个俄罗斯套娃摇摇晃晃地游走在护栏边缘,时而低头听一听身边人的聊天,更多时候还是目光游离地盯着天空在发呆。


王俊凯还是锲而不舍追过去了,“哎你看那朵云,像不像昨晚史强踩到的那块香蕉皮?”


他手指着那朵乌云,眼睛却一转不转盯着王源,他发现王源的意识归位只需一秒,原本没有焦点的瞳孔突然就灵动起来,顺着他指的方向转动脖颈望去,嘴角微微扬了扬,“不像。”


“怎么不像?右边散开的形状,对吧?”


也许是想起了昨晚的场景,王源终于真实地笑起来,“那是有点。”


“你猜我们几点能收工?”


“我不知道。”王源顿了顿,“待会有奶茶喝,你喝吗?”


 


奶茶没有什么好喝的。


腻人的甜味过后还会留下一丝若有似无的涩感,王俊凯中学的时候每喝完一杯就要控诉一遍,周围的同学嘻嘻哈哈,说那是为了给你证明真的有茶在里面啊。


后来终于有一次三人行等车回家的时候王俊凯又说了一次,刘志宏摇了摇塑料杯说会吗,那你下次放少一点糖试试看吧?


王源一脸认真,“放少了糖就会觉得更涩,不如......”


王俊凯后退一步,“不如.....?”


对方颇有三步上篮的架势扑过去,“不如我帮你喝!”


王俊凯躲避连连,最后还是把吸管拨了过去,“那帮我喝一口吧。”


刘志宏嘴里塞满珍珠,“信不信我呲你们两个?”


 


王俊凯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把奶茶又拿回来,咬上吸管的那瞬间耳根却悄悄蔓延上一片绯红,像无数个他们迎头赶上的晚霞,是场日复一日无声的爆炸。


 


平淡无奇的人生突然开始有了熠熠生辉的端倪。


 


王源好像天生有着聪慧的头脑,靠近哪里一会儿,哪里就能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笑声,王俊凯偶尔会远远地看着,看他仿佛一枚跳动的音符,在阳光底下蹦啊蹦的,大家都喜欢围着他转,听他讲一些寻常的笑话,约他出去玩。


哪怕后来他们一起上声乐课了,空旷的教室只剩他们俩,王俊凯也依旧有种挥之不去的感觉,老师经常夸自己聪明,学东西很快很刻苦,以后一定能上大舞台,王源就在旁边猛点头,扬起大大的笑脸,说对啊对啊老师,他超厉害!


明明你也很厉害。


他看过王源练钢琴,很长一首的曲子,理所应当地拖了好长时间才勉勉强强记得段前奏,乐器老师摇头叹息,说你什么时候把这首学会了,我们就什么时候下课。


王俊凯趴在钢琴边,“你快点学啊!一会音像店就关门了!我还怎么买周杰伦的专辑啊!”


“太长了,记不住啊。”


王俊凯看着端正坐在琴键前的小孩子,撇着嘴委屈巴巴的,突然又不想催他了,“那算了,明天再买。”


“那我下课之后,我们去干什么呢?”


“我带你打盘游戏机得了,上次还没决出胜负呢!”


“我练完就去打游戏吗?”


然后王俊凯目瞪口呆地看他开始变得全神贯注,眼睛盯着乐谱,外面任多少人走过叫他他都不应,手指翻飞,一段反复弹错了也不急不躁,静一下还重新来过,最终居然在下课前二十分钟就抱起书包准备走人了。


 


或许这就是天赋型选手的雏形了。


 


王俊凯看王源逆光站在门口和小伙伴一一道别,嗓子眼开始微微发酸,他觉得这样的王源很耀眼,那种挥之不去的感觉终于也浮出水面,是不尽然的羡慕,是珠玉在侧的自我察觉,还有完全的向往。


那么多人喜欢你,那么多人喜欢你,那我呢。


我也很喜欢你,我比那么多人都喜欢你,那你呢。


你知道吗?


 


寒风凛凛,王源把那个玩偶抱在怀里满世界走,剧组里他又认识了新朋友,前前后后地和大家打招呼,王俊凯用大羽绒裹紧自己,“他抱了一坨什么东西?”


易烊千玺:“什么一坨,是一只熊,暖宝宝熊。”


“真幼稚。”话是这么说,眼睛却像长了钩子一般,直愣愣地追着那人的身影,从操场的这边到操场的那边,很酷地努力绷紧嘴角,注视着他的目光倒明晃晃都是温柔。


 仿似春风提前拂面,枝头桃花开到眼前。


易烊千玺无所谓地耸耸肩:“你才幼稚——哎王源!把那个熊借我抱一下!我快冷死了!”


王俊凯猛地把羽绒服挣开:“有我在还轮得到你!”


 


你看我,多么渺小一个我。


因为你有梦可做。


 


那年的重庆已经有许多人能在半路认出他了,王俊凯逃也似的从出租车上下来,呲溜一下跑进公司大门,边跑却边听见身后有跟自己重叠的脚步声,一边腹诽写字楼保安不做事一边不敢回头地加快脚步,直到在电梯口刹住脚才愤怒地转过身打算劝阻。


却看到王源背着书包气喘吁吁站在他身后,初秋的气温开始变凉,王源搭了一件轻飘飘的白色外套,笑容很爽朗,说你跑那么快,是不是怕有怪阿姨把你抓到去?


“你在我身后,怎么不叫我?”


“追上你再叫你也是一样的。”


“哪叫了?”


王源愣了愣,“王俊凯。”


“干嘛?”


“没事,叫你一声。”


门外开始起风,可以听到树叶被吹得沙沙作响。


“你再叫一声?”


“干嘛呀你。”王源好像有点不耐烦了,浅浅的蹙起眉心,“王俊凯王俊凯王俊凯,行了吧?”


“再叫一声。”王俊凯听到自己梦呓般的声音,“你再叫我一声。”


王源静静看了他一会,终于小心翼翼地拉了拉他的书包带,“你怎么啦?王俊凯。”


 


像被狠狠摔到了堆满白砂糖的罐子里,隔着无形的壁垒,只有自己带满了掺着隐隐作痛的黏腻。


 


“让你叫你就叫,真听话。”王俊凯哈哈大笑,把王源本来就蓬松的头发给揉得乱糟,转身走进电梯。


王源一蹦三尺高,扑过去也要揉王俊凯的头发,“好哇你耍老子!”


“逗逗你而已嘛!”


“!!!”


“别弄我头发别弄我头发,我明天给你带早餐,你想吃什么?”


王源不闹腾了,“你吃什么?”


“我都可以啊。”


“那我也都可以。”


 


街边几块钱一份的早餐,王俊凯从口袋又摸出了一颗水煮蛋,“我妈今天煮了两个。”


王源的吸管落在了豆浆的表面,喝的时候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你爸不吃啊?”


“我爸不吃。”王俊凯快速眨了几下眼睛,“所以带给你了。”


“那我谢谢叔叔阿姨了。”王源接过来在桌角磕开。


你怎么就不谢我?!


王俊凯气得要跳脚,却又不想让自己显得斤斤计较,只能重重叹了口气。


那颗水煮蛋其实是他早上起来亲手煮的,早起了半小时,起床的时候觉得很辛苦,同时又觉得挺幸福,这些事情,王俊凯觉得是微不足道的,收在心里就可以了,他像怀揣着越来越多宝藏,自以为天衣无缝,实则早已光芒万丈。


 


“王源,你早点睡吧。”


“王源,上次那个好不好吃?我前边顺道经过,你还吃不吃?”


“王源儿,我今天见到一棵树,一片叶子也没有。”


“王源儿,我那个笔袋是不是放你书包了?”


“源儿,你是不是又睡过头了?快点老师都来了!”


“源儿,你先唱,这段,在这里起。”


 


“王俊凯,你怎么又睡着了?下班啦。”


王俊凯乍醒,王源边把手机往裤兜里揣边看着他,这么多年了王俊凯终究还是有了一番修为,他不作声,待回到酒店出电梯的瞬间眼疾手快,王源这头正看着喜剧的手机,下一秒就稳稳落到了王俊凯手里。


“你干嘛!”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拍我,你以为我这么多年饭白吃的?你眼珠子转一转我就知道你今天想吃什么,想吃烧麦是不是?小马哥!小马哥买份烧麦回来!谢谢!”


王源被他连珠炮弹的语速整得一愣一愣的,整个人又陷入了一种虚无缥缈的状态里面,步伐还是下意识跟着迈的,神情却无辜地茫然了起来,走了几步才恍然大悟:“你当什么歌手,你搞传销去算了你!”


“我给你洗脑,你入我教。”


“给你一锅端了!”


王俊凯把手机还回去,“逗逗你嘛。”


 


我喜欢看你每一个迥然不同的表情,喜怒嗔骂都比昨天新鲜。


 


他看着王源一步步走回房间,小脑瓜听着音乐摇摇晃晃的,前方的人没有回头,王俊凯只能把苦涩咽回去慢慢跟上,他想起很久以前简陋的布景板前王源会加班加点赶作业,自己走过路过就装作不小心的样子把桌子上的参考书碰掉,再迅速地捡起来,这时候王源就会这样摇摇头,说王俊凯你搞啥子嘛,你当心点噻!


再不然就故意坐在他的左手边,哈欠连天说自己又熬了夜待会儿还要拍短剧好辛苦啊,“借我个枕头。”王源第一次很疑惑,第二次也有点犹豫,到第三次就自动自觉把左手伸过去了,这边右手奋笔疾书,那边王俊凯就枕着他的手臂睡得昏天黑地。


又或者旁敲侧击一番,再暗自记下王源乐器课的课表,即使自己早了半小时下课,也甘愿再练多半小时,最后偶遇在电梯口,说你也下课啦?不如一起去吃碗面啊?


他就像个小孩子,拼命奔跑在后面,希望可以再跑得快一点,希望东风助他一臂之力,希望时间停在这里,希望最后能追上那人的身边,那样才有底气说声我喜欢你,      


 


王俊凯其实看了他很多年,看他慢慢长大,看他填词作曲,看他拿起麦克风的手又摁在琴键上,看他辗转反侧为台本一段说辞彻夜难眠,看他独自离开又独自回来。


王源的背影总给人一种萧索的感觉,走远了偏又生出点高山仰止的意思来,他好像越长大越孤单,王俊凯却发现自己再也无法耍些小聪明去千方百计陪在他身边了。


 


暗恋到底需要吸取多少孤独作养分。


让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这将是我少年里最后一场夏天了。      


“喂王源!”王俊凯握了握拳头,“你知不知道!”


 


蝉鸣忽然又喧嚣起来,像那年我们听到的冬天,整个重庆的树叶都在飒飒作响。                                                                                                            




















-------------------


并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只想放大暗恋两个字


的王俊凯视角


但好像有点失败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晃晃Matina:

发布了长文章:《只因为你是程蝶衣》

谢谢啊 Merry christmas 🎄

想回家,只想回家。

学术交流

魏:

写三本你喜欢的耽美小说

十六岁

撕夏:

今天也是很寻常的一天。


王源看着来来往往忙碌的工作人员,漫不经心地又翻过一页台本,今天就是十五岁拍的最后一场戏,他这么对自己鼓励道,你看,明天就是十六岁的戏了。


但还是不可避免地惆怅起来,十五岁的最后一天怎么就只能在冰冷的摄像机和大段的台词里面度过呢?这样可一点儿都不热血。


他少年心依旧,仍盼望庸庸俗世里能有点什么不一样的惊喜为青春留下。


 


王俊凯在等开拍的时候听到身边的群演在讨论明天就立冬的事情,他眯着眼睛看向深秋凉薄的天,突然又想起了以前冬天时王源抱着嘟嘟回公司的场面,给泰迪包了严严实实的小外套,说怕它感冒,自己却连围巾也没有戴。


导演的声音把他拖回现实,王俊凯吸了吸鼻子,发现自己有点想念那毛茸茸的一团,也有点想念王源犯傻要把自己羽绒给小狗套上的时光。


 


“源源生日想要什么礼物?”


王源抬起头看向问自己话的化妆组阿姨,愣了一愣才想起回答,“最新的游戏装备,或者那个限量版皮肤。”


“还是喜欢打游戏啊,小朋友。”对方笑眯眯地又往他脸上盖了第二层粉,“那他们都送你什么?也送你这些吗?”


“爸爸妈妈应该不会送这个……”王源吐了吐舌头,表情却是愉快的,“或许朋友就会这样吧。”


“哎那你们队长呢?”


“这个你要问他的呀。”王源笑起来,“我要去拍戏了,谢谢阿姨。”


 


易烊千玺望着蹲在地上研究淘宝的王俊凯,“你不会还没买吧?大哥?明天就得送了,不,不是,咱今晚凌晨就得送了!”


王俊凯纹丝不动,“送啊今晚就送啊。”


“那你还看什么?”


“我在王源儿的购物车里,见过这件衣服。”王俊凯将手机举高,屏幕上的抢购俩大字简直要闪瞎易烊千玺的眼,“现在十一块一抢,限量十件!”


“原价三百多,现在十一块一,你觉得全中国有多少人要跟你抢?”


“干嘛?不然你以为我以前是怎么抢到周边的?”


“你那是托全公司练习生外加马骏提前五分钟集体守在电脑前才勉强抢到的。”易烊千玺神秘地冲他笑了笑,“这件事王源还不知道吧?自己队长跟一堆阿姨去抢自己的生写和台历。”


“……”王俊凯作出妥协,“您要吗千总,我看能不能也给您抢一件……”


“我……”


“噢不行不行……”王俊凯撇嘴,“情侣装……不行不行……”


“我只是想,叫你帮我,抢这个。”


易烊千玺心平气和地将淘宝页面打开,递过去,王俊凯对着他手机里的小狐狸童装默默了几秒,“你不早说。”


“干嘛非得抢秒杀?”易烊千玺也跟着一起蹲下,“其实也不是很贵啊。”


“我要存钱,以后去旅游。”王俊凯认真地盯着手机,生怕错过第一秒,“那你呢?一件童装很贵吗?”


“楠楠以后上学很贵的。”易烊千玺有点放空的望着前方,“我得给他攒学费,你想攒给王源带他环游世界,我想楠楠上最厉害的学校。”


王俊凯没说话,打开微信给他传了个表情包。


是王源穿了黑色厚重的羽绒服,一脸艰辛,旁边加粗的白色字触目惊心


——是什么支撑我大冬天爬起来上班,是贫穷。


 


十六岁也是个很好的年纪。


王俊凯坐在椅子上看王源骑着自行车满世界飞,偶尔在平坦的地方也会大着胆子松开双手,下坡的时候开心地尖叫,嚷嚷着王俊凯你来,你来下一次坡,好爽!闷在那儿睡觉算怎么回事?你还是不是年轻人了?


王俊凯不自觉就会慢慢笑起来,他觉得王源真的是太好的一个存在了,“你莫要太跳咯!我告诉你在学校没有一个敢跟我对嘴儿!”


“过来打架!”


看着王源站在远远的草坪里跟他手舞足蹈地叫喊着,王俊凯一边假装要过去收拾他,嘴里吓唬着说你别让我逮到你,一边又在临跑过去前往兜里揣了颗糖,想着如果一个不小心惹他不高兴了还能哄一哄。


那个草坪很宽广,王俊凯觉得要跑到王源那边去一定很累,身边的工作人员也劝他别过去了,“老远了,刚拍完戏累不累啊,歇歇就回去休息了,我们去叫王源回来。”


然而王俊凯思考不过一秒还是决定自己过去,“没事儿,我带他回来。”


于是还是只身一人往那里奔过去,王俊凯好像很久都没有这样奔跑过了,他感受到已经有些凛冽的风从眉角眼梢刮过去,天空万里无云,空气里有夕阳西落的温暖气息,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还是不足以让他奋力前行。


王源就站在那儿,手里拽着棒球帽在空中挥舞,笑得天真又灿烂,说王俊凯你啷个楞个慢?太阳都快没啦!


 


天地很大,是我执意要与你独看一场落日辉煌。


 


“十五岁的时候想干什么?”


“想唱歌。”


“十六岁呢?”


“还是想唱歌。”


“没了?”王俊凯侧目去看他,“除了唱歌?”


“当然有啊。”王源朝渐渐隐去的落霞挥了挥手,“但是除此之外就太多啦,想考试考得很好,想买新款球鞋,想撸串,想练好篮球,想去冰岛,但你要是说最想,那还是唱歌。”


“冰岛有点远,我还没攒够钱。”


“我也没有。”王源低下头把玩着那顶棒球帽,“但总有一天会攒够的。”


“等到十八岁那年,我觉得我应该,能攒到了,可能还多一点。”王俊凯抿了抿嘴,有点紧张地深呼吸了一口,“我……嗯我的意思是,你可以跟我一起去吗……?”


“十八岁?”


“因为我的十八岁生日,就是成为大人的那天。”王俊凯小心翼翼地看向了他的眼睛,他顿了顿,像在给自己鼓足勇气,“我想去冰岛看极光,和我喜欢的人一起。”


 


时间是让人措不及防的东西,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


可那份青涩和心动,从少年时期到未来和以后,都只能是你。


 


凌晨过后王源没见着王俊凯,明明刚刚吹蜡烛的时候还在,马骏晃了晃他又再染了一遍的吴亦凡白,“我就知道他小子不想收拾。”


“处女座怎么可以去收沾满了奶油的刀叉呢?”


“噢还有糊了巧克力的纸碟……”


王源表示拒绝再听马骏的唠唠叨叨,他帮忙把最后一个蛋糕碟扔进垃圾袋里,顺口截胡了马骏的喋喋不休,“小马哥你的头发什么时候染回去?


“我觉得这个很帅啊。”马骏摊手,“不然我请你去染一个吧?我不告诉凯爷,咱们先偷偷去,回来再给他个惊喜,先斩后奏。”


“我觉得他会打断我的腿……”


“其实我觉得他也会打断我的腿……”


俩人对视一眼,坚决而又自觉睿智地放弃了这个想法。


 


王源想问问王俊凯在哪里,身边的人却都在忙碌着收拾庆生后的房间,他转悠了好一阵还是没能问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能拿着房卡自己一个搭电梯回去房间准备睡觉。


没有人规定狂欢过后就不会再有孤独。


王源想起刚刚一堆人都跟自己说生日快乐的时候,只有王俊凯站在明明灭灭的烛光里,嘴角是向上的,一样地为他的十六岁鼓着掌,眼神却开始渐渐落寞。


 


他刷开房门的时候室内突然响起了“啪”的一声响。


“别开灯啊我跟你讲!”王俊凯像是特意假扮出来的霸道语气,凶巴巴地不许王源开灯,半晌却好像是放弃了什么,“你…你慢慢走进来,老子脚都麻了…”


王源被吓了一吓,不自觉也放轻了脚步,慢慢走进去。


像很多年前,他躲在酒店角落里,大气也不敢喘只为吓王俊凯一跳。


当年的王俊凯生起气来六亲不认,不让王源回房间睡,单方面冷战了整整一晚。


 


如今的王俊凯却会举着一块小小的蛋糕,点上蜡烛,站在静谧的夜里小声给他唱生日歌,“我拍完戏去的蛋糕店都没有蛋糕卖了,最后一个大的也被他们买走了。”王俊凯耸耸肩,“早知道我之前就在新东方学学西点了。”


见王源还傻傻站在原地不动,王俊凯只好尽力活动一下麻了的脚,艰难地挪过去,“先把蜡烛吹了吧我觉得就要融了……”


“……我要先许愿。”


“啊?噢噢噢你许你许……”


“哎呀你不要偷听我……”王源站在他对面,伸手捂住了他的耳朵,“我想唱好多好多歌,也想和你唱。”


“我希望所有人都会有很好的未来,我们能站到最大的舞台上。”


“我想在有个人十八岁的时候。”王俊凯被捂了耳朵,其实压根掩耳盗铃并没有什么实际作用,他也知道王源信那种如果最后一个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这样的话,所以最后一个愿望他的确也没有说出口。


 


但是。


王俊凯微微睁圆了眼睛,怔了两三秒后突然笑了。


他看见了王源对他做的口型。


 


和你一起去冰岛。


 


蛋糕是两个人分的,吃完之后王源认真地想了一下,“这个奶油太甜了,以后还是不要买这个样子的蛋糕了。”


王俊凯翻了个白眼,“有点良心好不好?我千辛万苦才搞回来的。”


“也是。”王源点点头,“但就是这个奶油啊……”


“王源儿?看来你想打十六岁的第一场架?”


“别别别,来日方长来日方长……”王源转过身正面对着他,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没有高过王俊凯,但依旧努力地踮了踮脚,“你跟我说生日快乐了吗?”


王俊凯穿的一件大衣,他笑了笑走过去,轻轻张开了怀抱,下一秒王源就被牢牢地裹在了大衣里,温暖的,年轻有力的心跳突然响在了耳侧,柔软的大衣仿佛将他揉进了一个梦里,他可以在那无尽的温柔乡,一觉睡回小时候。


那是一个让人有勇气落泪的世界。


 


“快高长大,心想事成。”


“十六岁生日快乐,源源。”


 






















-------------------------


好像也没有过多久  仿佛昨天才听到他说大家好我是源源喔


今天就已经长大了


时间的确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


但也的确是时候了


去让这个庸俗却又美好的世界接纳你


你也开始鼓足勇气去接受这个世界


十六岁的生日祝福还是这些我大概有点俗?


生日快乐   健健康康  心想事成  


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吧  从你的十六岁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