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味八喜

我喜欢的人多了去了
你算老大

追光者

撕夏:

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吧


但依然还是觉得啊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


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


王俊凯已经很久没有喝过奶茶了,最近一次是在拍戏的时候,坐在天台灌西北风,导演围了两条围巾,他们却只披一件棒球外套冻得牙齿上下打格,云朵看起来很沉,像随时会松松软软地坍塌下来,王源坐在那朵云正下方,靠在栏杆边上,明明也很冷,表面还是装出一副休闲的模样,王俊凯时不时抬眼望他一下,最后趁着导演过来讲戏的时候蹭过去,“班小松,你装什么啊?”


“谁装,你才装。”王源并没有完全沉浸在戏里不可自拔,他双手插在兜里,快速地瞟了一眼王俊凯,酷酷地走开了。


“我不教你打棒球了啊!”


“自学成材。”


旁边在给易烊千玺讲戏的导演迷惑地抬起头,“有这段吗?”


随从的导演助理迟疑了一下,“临场发挥也不错。”


“但这个不符合剧本人设啊。”导演摆摆手,“不符合。”


 


所以那个朝气蓬勃的班小松完全只是人设吗?


王俊凯没有追上去了,他也下意识把双手放进了裤兜里,企图汲取一星半点的暖意,那如果演了很多很多个人,代入感又非常强的话,会不会很容易得精神分裂?


但想想自己前路的那么多前辈,这些想法就像最拙劣的笑话,连回味一遍的价值都没有。


王源已经被史强套上了大大的羽绒外套,此刻仿佛一个俄罗斯套娃摇摇晃晃地游走在护栏边缘,时而低头听一听身边人的聊天,更多时候还是目光游离地盯着天空在发呆。


王俊凯还是锲而不舍追过去了,“哎你看那朵云,像不像昨晚史强踩到的那块香蕉皮?”


他手指着那朵乌云,眼睛却一转不转盯着王源,他发现王源的意识归位只需一秒,原本没有焦点的瞳孔突然就灵动起来,顺着他指的方向转动脖颈望去,嘴角微微扬了扬,“不像。”


“怎么不像?右边散开的形状,对吧?”


也许是想起了昨晚的场景,王源终于真实地笑起来,“那是有点。”


“你猜我们几点能收工?”


“我不知道。”王源顿了顿,“待会有奶茶喝,你喝吗?”


 


奶茶没有什么好喝的。


腻人的甜味过后还会留下一丝若有似无的涩感,王俊凯中学的时候每喝完一杯就要控诉一遍,周围的同学嘻嘻哈哈,说那是为了给你证明真的有茶在里面啊。


后来终于有一次三人行等车回家的时候王俊凯又说了一次,刘志宏摇了摇塑料杯说会吗,那你下次放少一点糖试试看吧?


王源一脸认真,“放少了糖就会觉得更涩,不如......”


王俊凯后退一步,“不如.....?”


对方颇有三步上篮的架势扑过去,“不如我帮你喝!”


王俊凯躲避连连,最后还是把吸管拨了过去,“那帮我喝一口吧。”


刘志宏嘴里塞满珍珠,“信不信我呲你们两个?”


 


王俊凯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把奶茶又拿回来,咬上吸管的那瞬间耳根却悄悄蔓延上一片绯红,像无数个他们迎头赶上的晚霞,是场日复一日无声的爆炸。


 


平淡无奇的人生突然开始有了熠熠生辉的端倪。


 


王源好像天生有着聪慧的头脑,靠近哪里一会儿,哪里就能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笑声,王俊凯偶尔会远远地看着,看他仿佛一枚跳动的音符,在阳光底下蹦啊蹦的,大家都喜欢围着他转,听他讲一些寻常的笑话,约他出去玩。


哪怕后来他们一起上声乐课了,空旷的教室只剩他们俩,王俊凯也依旧有种挥之不去的感觉,老师经常夸自己聪明,学东西很快很刻苦,以后一定能上大舞台,王源就在旁边猛点头,扬起大大的笑脸,说对啊对啊老师,他超厉害!


明明你也很厉害。


他看过王源练钢琴,很长一首的曲子,理所应当地拖了好长时间才勉勉强强记得段前奏,乐器老师摇头叹息,说你什么时候把这首学会了,我们就什么时候下课。


王俊凯趴在钢琴边,“你快点学啊!一会音像店就关门了!我还怎么买周杰伦的专辑啊!”


“太长了,记不住啊。”


王俊凯看着端正坐在琴键前的小孩子,撇着嘴委屈巴巴的,突然又不想催他了,“那算了,明天再买。”


“那我下课之后,我们去干什么呢?”


“我带你打盘游戏机得了,上次还没决出胜负呢!”


“我练完就去打游戏吗?”


然后王俊凯目瞪口呆地看他开始变得全神贯注,眼睛盯着乐谱,外面任多少人走过叫他他都不应,手指翻飞,一段反复弹错了也不急不躁,静一下还重新来过,最终居然在下课前二十分钟就抱起书包准备走人了。


 


或许这就是天赋型选手的雏形了。


 


王俊凯看王源逆光站在门口和小伙伴一一道别,嗓子眼开始微微发酸,他觉得这样的王源很耀眼,那种挥之不去的感觉终于也浮出水面,是不尽然的羡慕,是珠玉在侧的自我察觉,还有完全的向往。


那么多人喜欢你,那么多人喜欢你,那我呢。


我也很喜欢你,我比那么多人都喜欢你,那你呢。


你知道吗?


 


寒风凛凛,王源把那个玩偶抱在怀里满世界走,剧组里他又认识了新朋友,前前后后地和大家打招呼,王俊凯用大羽绒裹紧自己,“他抱了一坨什么东西?”


易烊千玺:“什么一坨,是一只熊,暖宝宝熊。”


“真幼稚。”话是这么说,眼睛却像长了钩子一般,直愣愣地追着那人的身影,从操场的这边到操场的那边,很酷地努力绷紧嘴角,注视着他的目光倒明晃晃都是温柔。


 仿似春风提前拂面,枝头桃花开到眼前。


易烊千玺无所谓地耸耸肩:“你才幼稚——哎王源!把那个熊借我抱一下!我快冷死了!”


王俊凯猛地把羽绒服挣开:“有我在还轮得到你!”


 


你看我,多么渺小一个我。


因为你有梦可做。


 


那年的重庆已经有许多人能在半路认出他了,王俊凯逃也似的从出租车上下来,呲溜一下跑进公司大门,边跑却边听见身后有跟自己重叠的脚步声,一边腹诽写字楼保安不做事一边不敢回头地加快脚步,直到在电梯口刹住脚才愤怒地转过身打算劝阻。


却看到王源背着书包气喘吁吁站在他身后,初秋的气温开始变凉,王源搭了一件轻飘飘的白色外套,笑容很爽朗,说你跑那么快,是不是怕有怪阿姨把你抓到去?


“你在我身后,怎么不叫我?”


“追上你再叫你也是一样的。”


“哪叫了?”


王源愣了愣,“王俊凯。”


“干嘛?”


“没事,叫你一声。”


门外开始起风,可以听到树叶被吹得沙沙作响。


“你再叫一声?”


“干嘛呀你。”王源好像有点不耐烦了,浅浅的蹙起眉心,“王俊凯王俊凯王俊凯,行了吧?”


“再叫一声。”王俊凯听到自己梦呓般的声音,“你再叫我一声。”


王源静静看了他一会,终于小心翼翼地拉了拉他的书包带,“你怎么啦?王俊凯。”


 


像被狠狠摔到了堆满白砂糖的罐子里,隔着无形的壁垒,只有自己带满了掺着隐隐作痛的黏腻。


 


“让你叫你就叫,真听话。”王俊凯哈哈大笑,把王源本来就蓬松的头发给揉得乱糟,转身走进电梯。


王源一蹦三尺高,扑过去也要揉王俊凯的头发,“好哇你耍老子!”


“逗逗你而已嘛!”


“!!!”


“别弄我头发别弄我头发,我明天给你带早餐,你想吃什么?”


王源不闹腾了,“你吃什么?”


“我都可以啊。”


“那我也都可以。”


 


街边几块钱一份的早餐,王俊凯从口袋又摸出了一颗水煮蛋,“我妈今天煮了两个。”


王源的吸管落在了豆浆的表面,喝的时候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你爸不吃啊?”


“我爸不吃。”王俊凯快速眨了几下眼睛,“所以带给你了。”


“那我谢谢叔叔阿姨了。”王源接过来在桌角磕开。


你怎么就不谢我?!


王俊凯气得要跳脚,却又不想让自己显得斤斤计较,只能重重叹了口气。


那颗水煮蛋其实是他早上起来亲手煮的,早起了半小时,起床的时候觉得很辛苦,同时又觉得挺幸福,这些事情,王俊凯觉得是微不足道的,收在心里就可以了,他像怀揣着越来越多宝藏,自以为天衣无缝,实则早已光芒万丈。


 


“王源,你早点睡吧。”


“王源,上次那个好不好吃?我前边顺道经过,你还吃不吃?”


“王源儿,我今天见到一棵树,一片叶子也没有。”


“王源儿,我那个笔袋是不是放你书包了?”


“源儿,你是不是又睡过头了?快点老师都来了!”


“源儿,你先唱,这段,在这里起。”


 


“王俊凯,你怎么又睡着了?下班啦。”


王俊凯乍醒,王源边把手机往裤兜里揣边看着他,这么多年了王俊凯终究还是有了一番修为,他不作声,待回到酒店出电梯的瞬间眼疾手快,王源这头正看着喜剧的手机,下一秒就稳稳落到了王俊凯手里。


“你干嘛!”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拍我,你以为我这么多年饭白吃的?你眼珠子转一转我就知道你今天想吃什么,想吃烧麦是不是?小马哥!小马哥买份烧麦回来!谢谢!”


王源被他连珠炮弹的语速整得一愣一愣的,整个人又陷入了一种虚无缥缈的状态里面,步伐还是下意识跟着迈的,神情却无辜地茫然了起来,走了几步才恍然大悟:“你当什么歌手,你搞传销去算了你!”


“我给你洗脑,你入我教。”


“给你一锅端了!”


王俊凯把手机还回去,“逗逗你嘛。”


 


我喜欢看你每一个迥然不同的表情,喜怒嗔骂都比昨天新鲜。


 


他看着王源一步步走回房间,小脑瓜听着音乐摇摇晃晃的,前方的人没有回头,王俊凯只能把苦涩咽回去慢慢跟上,他想起很久以前简陋的布景板前王源会加班加点赶作业,自己走过路过就装作不小心的样子把桌子上的参考书碰掉,再迅速地捡起来,这时候王源就会这样摇摇头,说王俊凯你搞啥子嘛,你当心点噻!


再不然就故意坐在他的左手边,哈欠连天说自己又熬了夜待会儿还要拍短剧好辛苦啊,“借我个枕头。”王源第一次很疑惑,第二次也有点犹豫,到第三次就自动自觉把左手伸过去了,这边右手奋笔疾书,那边王俊凯就枕着他的手臂睡得昏天黑地。


又或者旁敲侧击一番,再暗自记下王源乐器课的课表,即使自己早了半小时下课,也甘愿再练多半小时,最后偶遇在电梯口,说你也下课啦?不如一起去吃碗面啊?


他就像个小孩子,拼命奔跑在后面,希望可以再跑得快一点,希望东风助他一臂之力,希望时间停在这里,希望最后能追上那人的身边,那样才有底气说声我喜欢你,      


 


王俊凯其实看了他很多年,看他慢慢长大,看他填词作曲,看他拿起麦克风的手又摁在琴键上,看他辗转反侧为台本一段说辞彻夜难眠,看他独自离开又独自回来。


王源的背影总给人一种萧索的感觉,走远了偏又生出点高山仰止的意思来,他好像越长大越孤单,王俊凯却发现自己再也无法耍些小聪明去千方百计陪在他身边了。


 


暗恋到底需要吸取多少孤独作养分。


让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这将是我少年里最后一场夏天了。      


“喂王源!”王俊凯握了握拳头,“你知不知道!”


 


蝉鸣忽然又喧嚣起来,像那年我们听到的冬天,整个重庆的树叶都在飒飒作响。                                                                                                            




















-------------------


并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只想放大暗恋两个字


的王俊凯视角


但好像有点失败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晃晃Matina:

发布了长文章:《只因为你是程蝶衣》

谢谢啊 Merry christma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