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味八喜

我喜欢的人多了去了
你算老大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晃晃Matina:

发布了长文章:《只因为你是程蝶衣》

谢谢啊 Merry christmas 🎄

想回家,只想回家。

学术交流

魏:

写三本你喜欢的耽美小说

十六岁

撕夏:

今天也是很寻常的一天。


王源看着来来往往忙碌的工作人员,漫不经心地又翻过一页台本,今天就是十五岁拍的最后一场戏,他这么对自己鼓励道,你看,明天就是十六岁的戏了。


但还是不可避免地惆怅起来,十五岁的最后一天怎么就只能在冰冷的摄像机和大段的台词里面度过呢?这样可一点儿都不热血。


他少年心依旧,仍盼望庸庸俗世里能有点什么不一样的惊喜为青春留下。


 


王俊凯在等开拍的时候听到身边的群演在讨论明天就立冬的事情,他眯着眼睛看向深秋凉薄的天,突然又想起了以前冬天时王源抱着嘟嘟回公司的场面,给泰迪包了严严实实的小外套,说怕它感冒,自己却连围巾也没有戴。


导演的声音把他拖回现实,王俊凯吸了吸鼻子,发现自己有点想念那毛茸茸的一团,也有点想念王源犯傻要把自己羽绒给小狗套上的时光。


 


“源源生日想要什么礼物?”


王源抬起头看向问自己话的化妆组阿姨,愣了一愣才想起回答,“最新的游戏装备,或者那个限量版皮肤。”


“还是喜欢打游戏啊,小朋友。”对方笑眯眯地又往他脸上盖了第二层粉,“那他们都送你什么?也送你这些吗?”


“爸爸妈妈应该不会送这个……”王源吐了吐舌头,表情却是愉快的,“或许朋友就会这样吧。”


“哎那你们队长呢?”


“这个你要问他的呀。”王源笑起来,“我要去拍戏了,谢谢阿姨。”


 


易烊千玺望着蹲在地上研究淘宝的王俊凯,“你不会还没买吧?大哥?明天就得送了,不,不是,咱今晚凌晨就得送了!”


王俊凯纹丝不动,“送啊今晚就送啊。”


“那你还看什么?”


“我在王源儿的购物车里,见过这件衣服。”王俊凯将手机举高,屏幕上的抢购俩大字简直要闪瞎易烊千玺的眼,“现在十一块一抢,限量十件!”


“原价三百多,现在十一块一,你觉得全中国有多少人要跟你抢?”


“干嘛?不然你以为我以前是怎么抢到周边的?”


“你那是托全公司练习生外加马骏提前五分钟集体守在电脑前才勉强抢到的。”易烊千玺神秘地冲他笑了笑,“这件事王源还不知道吧?自己队长跟一堆阿姨去抢自己的生写和台历。”


“……”王俊凯作出妥协,“您要吗千总,我看能不能也给您抢一件……”


“我……”


“噢不行不行……”王俊凯撇嘴,“情侣装……不行不行……”


“我只是想,叫你帮我,抢这个。”


易烊千玺心平气和地将淘宝页面打开,递过去,王俊凯对着他手机里的小狐狸童装默默了几秒,“你不早说。”


“干嘛非得抢秒杀?”易烊千玺也跟着一起蹲下,“其实也不是很贵啊。”


“我要存钱,以后去旅游。”王俊凯认真地盯着手机,生怕错过第一秒,“那你呢?一件童装很贵吗?”


“楠楠以后上学很贵的。”易烊千玺有点放空的望着前方,“我得给他攒学费,你想攒给王源带他环游世界,我想楠楠上最厉害的学校。”


王俊凯没说话,打开微信给他传了个表情包。


是王源穿了黑色厚重的羽绒服,一脸艰辛,旁边加粗的白色字触目惊心


——是什么支撑我大冬天爬起来上班,是贫穷。


 


十六岁也是个很好的年纪。


王俊凯坐在椅子上看王源骑着自行车满世界飞,偶尔在平坦的地方也会大着胆子松开双手,下坡的时候开心地尖叫,嚷嚷着王俊凯你来,你来下一次坡,好爽!闷在那儿睡觉算怎么回事?你还是不是年轻人了?


王俊凯不自觉就会慢慢笑起来,他觉得王源真的是太好的一个存在了,“你莫要太跳咯!我告诉你在学校没有一个敢跟我对嘴儿!”


“过来打架!”


看着王源站在远远的草坪里跟他手舞足蹈地叫喊着,王俊凯一边假装要过去收拾他,嘴里吓唬着说你别让我逮到你,一边又在临跑过去前往兜里揣了颗糖,想着如果一个不小心惹他不高兴了还能哄一哄。


那个草坪很宽广,王俊凯觉得要跑到王源那边去一定很累,身边的工作人员也劝他别过去了,“老远了,刚拍完戏累不累啊,歇歇就回去休息了,我们去叫王源回来。”


然而王俊凯思考不过一秒还是决定自己过去,“没事儿,我带他回来。”


于是还是只身一人往那里奔过去,王俊凯好像很久都没有这样奔跑过了,他感受到已经有些凛冽的风从眉角眼梢刮过去,天空万里无云,空气里有夕阳西落的温暖气息,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还是不足以让他奋力前行。


王源就站在那儿,手里拽着棒球帽在空中挥舞,笑得天真又灿烂,说王俊凯你啷个楞个慢?太阳都快没啦!


 


天地很大,是我执意要与你独看一场落日辉煌。


 


“十五岁的时候想干什么?”


“想唱歌。”


“十六岁呢?”


“还是想唱歌。”


“没了?”王俊凯侧目去看他,“除了唱歌?”


“当然有啊。”王源朝渐渐隐去的落霞挥了挥手,“但是除此之外就太多啦,想考试考得很好,想买新款球鞋,想撸串,想练好篮球,想去冰岛,但你要是说最想,那还是唱歌。”


“冰岛有点远,我还没攒够钱。”


“我也没有。”王源低下头把玩着那顶棒球帽,“但总有一天会攒够的。”


“等到十八岁那年,我觉得我应该,能攒到了,可能还多一点。”王俊凯抿了抿嘴,有点紧张地深呼吸了一口,“我……嗯我的意思是,你可以跟我一起去吗……?”


“十八岁?”


“因为我的十八岁生日,就是成为大人的那天。”王俊凯小心翼翼地看向了他的眼睛,他顿了顿,像在给自己鼓足勇气,“我想去冰岛看极光,和我喜欢的人一起。”


 


时间是让人措不及防的东西,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


可那份青涩和心动,从少年时期到未来和以后,都只能是你。


 


凌晨过后王源没见着王俊凯,明明刚刚吹蜡烛的时候还在,马骏晃了晃他又再染了一遍的吴亦凡白,“我就知道他小子不想收拾。”


“处女座怎么可以去收沾满了奶油的刀叉呢?”


“噢还有糊了巧克力的纸碟……”


王源表示拒绝再听马骏的唠唠叨叨,他帮忙把最后一个蛋糕碟扔进垃圾袋里,顺口截胡了马骏的喋喋不休,“小马哥你的头发什么时候染回去?


“我觉得这个很帅啊。”马骏摊手,“不然我请你去染一个吧?我不告诉凯爷,咱们先偷偷去,回来再给他个惊喜,先斩后奏。”


“我觉得他会打断我的腿……”


“其实我觉得他也会打断我的腿……”


俩人对视一眼,坚决而又自觉睿智地放弃了这个想法。


 


王源想问问王俊凯在哪里,身边的人却都在忙碌着收拾庆生后的房间,他转悠了好一阵还是没能问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能拿着房卡自己一个搭电梯回去房间准备睡觉。


没有人规定狂欢过后就不会再有孤独。


王源想起刚刚一堆人都跟自己说生日快乐的时候,只有王俊凯站在明明灭灭的烛光里,嘴角是向上的,一样地为他的十六岁鼓着掌,眼神却开始渐渐落寞。


 


他刷开房门的时候室内突然响起了“啪”的一声响。


“别开灯啊我跟你讲!”王俊凯像是特意假扮出来的霸道语气,凶巴巴地不许王源开灯,半晌却好像是放弃了什么,“你…你慢慢走进来,老子脚都麻了…”


王源被吓了一吓,不自觉也放轻了脚步,慢慢走进去。


像很多年前,他躲在酒店角落里,大气也不敢喘只为吓王俊凯一跳。


当年的王俊凯生起气来六亲不认,不让王源回房间睡,单方面冷战了整整一晚。


 


如今的王俊凯却会举着一块小小的蛋糕,点上蜡烛,站在静谧的夜里小声给他唱生日歌,“我拍完戏去的蛋糕店都没有蛋糕卖了,最后一个大的也被他们买走了。”王俊凯耸耸肩,“早知道我之前就在新东方学学西点了。”


见王源还傻傻站在原地不动,王俊凯只好尽力活动一下麻了的脚,艰难地挪过去,“先把蜡烛吹了吧我觉得就要融了……”


“……我要先许愿。”


“啊?噢噢噢你许你许……”


“哎呀你不要偷听我……”王源站在他对面,伸手捂住了他的耳朵,“我想唱好多好多歌,也想和你唱。”


“我希望所有人都会有很好的未来,我们能站到最大的舞台上。”


“我想在有个人十八岁的时候。”王俊凯被捂了耳朵,其实压根掩耳盗铃并没有什么实际作用,他也知道王源信那种如果最后一个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这样的话,所以最后一个愿望他的确也没有说出口。


 


但是。


王俊凯微微睁圆了眼睛,怔了两三秒后突然笑了。


他看见了王源对他做的口型。


 


和你一起去冰岛。


 


蛋糕是两个人分的,吃完之后王源认真地想了一下,“这个奶油太甜了,以后还是不要买这个样子的蛋糕了。”


王俊凯翻了个白眼,“有点良心好不好?我千辛万苦才搞回来的。”


“也是。”王源点点头,“但就是这个奶油啊……”


“王源儿?看来你想打十六岁的第一场架?”


“别别别,来日方长来日方长……”王源转过身正面对着他,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没有高过王俊凯,但依旧努力地踮了踮脚,“你跟我说生日快乐了吗?”


王俊凯穿的一件大衣,他笑了笑走过去,轻轻张开了怀抱,下一秒王源就被牢牢地裹在了大衣里,温暖的,年轻有力的心跳突然响在了耳侧,柔软的大衣仿佛将他揉进了一个梦里,他可以在那无尽的温柔乡,一觉睡回小时候。


那是一个让人有勇气落泪的世界。


 


“快高长大,心想事成。”


“十六岁生日快乐,源源。”


 






















-------------------------


好像也没有过多久  仿佛昨天才听到他说大家好我是源源喔


今天就已经长大了


时间的确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


但也的确是时候了


去让这个庸俗却又美好的世界接纳你


你也开始鼓足勇气去接受这个世界


十六岁的生日祝福还是这些我大概有点俗?


生日快乐   健健康康  心想事成  


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吧  从你的十六岁开始



睡不着的时候突然想起你,听你后来想让我给你唱的歌,现在学会啦,但是想要听的人却不在了。

说起来,认识的七年里我给你唱过很多歌呀,从天后唱到现在你听不到了的一路向北,过年打过长途电话,说过高考加油和我爱你,被拒绝,在除夕夜哭了很久,你说不要哭,讨厌我自己不如讨厌你好了。那之后很久没联系呀。

再到后来我毕业了,开始追星,我们彻底不联系啦。很遗憾吧,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很讨厌这样的我吧,变得你都不认识了。你也一样啊,棱角已经完全被生活打磨得圆滑了,成为了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

嗯,我将来也会变成这样子吧。

你啊,不再孩子气地让我给你唱歌了,不会有时间说让我玩魔兽你可以陪我了,不会去在意我喜欢了谁我有没有忘掉初恋那个学长了,不会给我打电话,不会让我给你写信,不会叫我外号不会说要是我们在一起就好了。

终究是要说再见的呀。

那就,再见吧。


我的一大爱好